北京赛科康仑林晓:投身污水处理技术创新 实现全过程污染控制


瑞兹科技——优质的水处理药剂生产和技术服务企业

  从做技术研发到做工程,根据企业需要研发先进污水处理技术,致力于将技术实现产业化应用。本期《SMM高端访谈》做客嘉宾:北京赛科康仑环保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林晓,与大家一起分享污水处理先进技术如何实现产业化应用。

  SMM:麻烦林老师向我们简单介绍一下企业概况。

  林晓:赛科康仑环保是由中科院的基金,包括中科院过程所事业单位,以及当时相关技术的整个发明团队,进行科学院内部的三级持股的环保高新技术企业,主要是面对冶金行业,包括钢铁冶金、有色冶金等领域出现的一些废水废渣以及整个清洁生产技术升级改造的科技创新企业。

  SMM:公司主要是致力于有色、煤化工废水处理,请问贵公司为企业提供的环境防治业务流程是怎样的?

  林晓:我们公司现在整体来说做这个业务的流程取决于我们的专业背景,因为目前公司整个技术团队,实际上是由冶金、化工,包括一部分环保来组成的。所以其实我们对很多企业,第一步是进行企业污染源的一个诊断,它的污染是由什么产生的?是由生产工艺的一些产生。所以我们其实第一步是要对整个工业看看能不能做一个清洁的升级,换句话说,废弃物的减量化,可能是我们更关注的一个问题。再简单化的基础上,仍然产生的一些废弃物中的有价元素,进行一个资源化回收,在处理过程中花费处理成本的时候,能够回来一些有价元素,这样的话能够获得一些收益,最终在减量化资源化的前提下,剩下的无害化的一些东西,是我们进行无害化处理的一个目标。

  总体来说,我们是希望给合作单位提供全过程污染控制的整体解决方案。从它整个生产过程到它整个环保处理过程,最终给企业提供的一个技术效果是在高效低耗的情况下,满足国家或者优于国家要求的情况下,去实现这样一个清洁生产。所以说打个比方,我们在一些行业,我们做的整体方案中,甚至生产过程中要提高一些成本。原来的生产和环保是两张皮,原来生产假设是五块钱,我可能变成八块钱,增加了三块钱成本,但是它可以减少后端五块钱的环保成本,算一个总的价值,可能对企业来说它是可以一个更好的一个收益。所以这一块实际上是我们的做设计或者说做方案提供的这样一个逻辑。

  SMM:公司目前废水处理核心技术有哪些?

  林晓:可能应该说公司目前的技术体系更合适一些,因为我们在不同的这个处理的需求同时,他会有2到3项以上的技术可以满足这个需求。因为即使像同样是有色行业产生的,比如说NH3-N废水,它的产生源,它的来源方式有些是产生分离介质,有些是萃取做成的皂化剂,有一些沉淀过程。它本身来源形式不同,处理要求浓度都会有不一样。

  所以整体来说,实际上是根据一个特定企业的需求,经过第一步的工艺诊断完以后,然后对它进行一个一个方案提供。所以如果按照单一需求来说,我们可以有像NH?的一个资源化回收,像处理NH3-N废水,NH?介质的循环,还包括像COD的处理,我们有臭氧催化氧化的难降解石油的处理方式,比如像萃取过程中的一些石油类物质的回收的方法等。

  SMM:公司目前申请的专利有多少项?

  林晓:公司目前包括下属的全资的研究院在内的一共有一百多项专利,其中发明专利现在大概有70项。公司是北京市专利试点单位,包括技术转移的试点单位。公司毕竟是一个研发公司,对专利这块还是还是比较重视的,因为也是对我们核心技术的一个保障。

  公司的废水处理技术,有哪些技术在有色金属行业得到很好的应用?能够达到什么样的标准?

  有色行业几大主要的问题,从十一五、十二五开始,第一个就是重金属,第二个就是NH3-N,第三个就是COD。所以公司都有做一些相关的配套,针对不同行业,比如针对重金属,我们有相关的深度吸附的因素。针对不同的金属类别,在一个水中,从1个PPM降到0.5个PPM以下,现在做的处理效果最深的一个项目,是能够处理到在高原的情况下,重金属能处理到0.02个PPM以下。

  在NH3-N这方面,有做NH3-N的一个资源化回收的项目,NH3-N的项目在国内已经做了将近50多套。国标要求是小于15个PPM排放,我们现在最低能够做到3个PPM排放。所以很多实施企业在跟我们实施过程中也获得了一些科技项目,不管是地方政府,还是国家的地方项目,所以整体推进了我们的行业对相关要求的提标要求。

  另外还有除油方面,现在可以做到0.5个PPM以下,比一般行业5-10个PPM又提高一个数量级。在保证了处理效果以及低处理成本情况下,可以给企业提供更强的国际竞争力。目前公司所服务的很多企业,不仅仅在国内做的比较出色的,也已经是世界级比较好的企业之一了。

  SMM:请问下公司目前的经营状况如何?

  林晓:我们公司主要是做技术转化,所以实际上转化形式有很多,如果说合作企业具有很强的技术吸收转化能力,我们可能直接给他提供解决方案。大部分企业因为考虑到环保它一个特殊性,需要稳定达标,所以公司也有提供像关键的设备,甚至也有像EPC,我们下面也有一个运营公司,包括代业主运营,还要做一些关键材料的租赁。所以整个产品的输出形式有很多,但核心是提供我们先进适用的技术。

  所以销售额这块它会有一些波动,但是我们从过去的五年年复合增长率都是超过100%。我们在2017年的销售额大概是2.6个亿。

  SMM:公司成立初期的状况,当时您创办这家企业的初衷是什么?

  林晓:因为研究单位同时想对产业产生影响的技术,实际上我们一直在努力。我们过程所这块这产业也是支撑了很多技术,但是在成立这家公司以前,比如通过和环保行业、环保工程公司合作,最传统的是跟各个设计院来合作。其实在这几年中,因为行业的快速发展,包括每一个环节的实施企业的变化,比如很多设计院已经变成工程公司,所以对前端研发单位怎么去保障自己的技术,尤其是新技术,从0到1这个过程中向企业快速推进,其实碰到了很大一个瓶颈。

  也就像我们过程所每年省部级奖有20多项,但是最终能够对产业产生直接影响的,可以应用的技术,它就没有那么高的转化率。每年就是这块是转化比较低。所以在这种我们有大量的研发的新技术行业有需求,在这种情况下中间怎么去满足和跨越帮助这些技术进行产业化,所以我们当时后来成立这个公司,主要的目的其实也是为了来做一个这样的一个技术承载的载体。

  所以我们公司是2011年成立,我当时正在美国做访问学者,然后我回来以后,这个公司成立完以后,我就加入这边来做一些技术转移工作,最开始的技术是我原来在研究所跟我们这个课题组长以及其他同事一块研发的。当时是相当于带着自己的技术,发明人自己来对技术的应用来进行转化。后期随着自己的技术逐步产业化以后,我们再把自己的一些经验体会,分享和共享到我们的一些学术同行上,帮他们把他们的技术应用到产业来。

  SMM:在创办企业的时候是怎么分析企业发展前景的呢?

  林晓:说实话,这个公司成立之初,并没有像大部分商业化公司在成立之前会做相关的调研预测。只是觉得我们每一个项目都得跟不同的工程对接方去对接,如果像现在我要做25个项目,一年我就得跟25拨人做对接。然后如果我们能培养自己的一个工程师的团队,我把他们培训好了以后,实际上整个交流沟通成本对客户对研究所实际上都能减低。

  所以当时我们觉得这个需求是刚需,我们觉得也没有想到这个公司的技术会对产业有这么大的需求,所以当时只是说为了满足研究机构跟产业界之间的这样的一个技术连接和技术放大,当时也没有想到会能够达到现在这样的一个规模和这个需求。现在回头看,甚至感觉当时有点“书生意气”,没有去做整个商业规划,包括这个公司成立资金,好像也并没有做过商业计划书,大家还是奔着想把技术做成应用这样的热情来做同一件事情。

  SMM:成立初期企业经营的范围是什么?早期有哪些处理技术?近几年又增加了哪几项重点的技术?

  林晓:成立之初实际上做的行业,第一个是煤化工行业的臭氧催化氧化技术,主要是处理难降解的有机废水,还有一个就是有色行业的NH3-N废水的处理技术,当时主要是从这两项技术开始。所以一开始这个公司的初创的几个发明团队,也是当时的研究所做这两项技术的原始的方面团队来做的这样的一个事情。

  后期的技术体系,应该说跟研究所的研究方向最后慢慢的产生了很大的一个分化。因为有的研究可能是根据国家重大需求来做,但是某种情况下,科技上的研究跟产业的需求,会有一个2到3年以后甚至更多的体现量。

  我们后期公司的研发主要是根据我们合作企业的需求,比如说我们跟一个企业合作完了NH3-N废水项目,后期使用过程中可能会觉得很好,比如像我们跟优美科和其他单位,他们认为这个技术使用得很好。例如优美科,同样的项目它连续上了五期,后面他就会有一些相关的问题跟你咨询,最后行业联系多了以后,大家反复提到的一些难题,就变成我们的一个研发方向。所以我们后面就根据行业的一个需求来调整。某种情况下,它实际上是一个技术转移的方向,而不是一个纯粹的技术创新的方向。所以这一块的技术体系,我们应该说有一大半的功劳是要来自于客户给我们的建议和贡献。然后我们根据他们的需求去组织学术圈,组织研发力量来进行一些公关,然后形成了现在的一个技术体系。

  SMM:企业发展初期面临的竞争环境是什么样的?公司和团队当时面临哪些难题?是如何解决的?

  林晓:隔行如隔山,从搞研究的人去做工程本身就是个难题,然后做研究的人去做公司,这个更大的难题,就是中国的大部分学者或者说研究人员去做的公司都存在这样的问题。可能按照学术圈的话说,叫“小老头公司”,有技术的先进性,死是死不了,但是由于在商业上和整个工程运作上这样的一个成本控制的概念,包括说对行业的一个连接,这块的一个天然的一个劣势,术业有专攻,很多技术还是不能够快速转换。所以我们在这个过程中,包括我们前期在钢铁行业煤化工行业这个技术转化过程中也碰到了一些问题。

  当然我们这块其实后期的解决方案是紧跟一些快速发展的行业。我们的合作企业的发展速度倒逼,我们必须加速。如果说我们仍然研究所的速度做这个事情,可能现在也达不到目前这样的一个规模。所以说我们更大的瓶颈或者说挑战是来自于整个做事方式对我们的一个挑战,我们从研究这种相对自由宽松的环境变成做工程、有目标、有计划、有成本控制的这样一个方式。我觉得这个对我们的压力和挑战当时是最大的,这也差不多也过了5、6年,才逐步的把自己的思路跟合作企业的需求能够进行一个平行的对接,才能满足他们的需求。

  SMM:当前公司取得了哪些显著的成果?现在公司是否有正在攻破的技术难题?

  林晓:公司成立的时候,他当时其实在北京也没想成立成环保公司,我们比如说我们更多的说清洁生产,或者说清洁工艺,但是北京没有这样的一个工商类别,就注册成环保公司。所以其实像我们应该来说取得的东西,很多都是奔着行业没有去填补一些需求的空白去做的事。所以这也会是这样,现在我们这个公司也是全国的废弃物,包括说像危险化学品的一些国家标准委员会的标准参与单位,我们也参与制定了大概四项国标,把很多我们在行业里应用过的技术,向整个行业去进行一个标准化的推荐。同时也承担的一些国家的一些项目,包括获得的一些示范工程,我觉得这个可能包括专利战在这个公司目前已经有一百多项专利,这个专利数在整个环保行业来说也是才成立才6、7年时间里发展比较快,多的时候一年有将近申请过40多项专利,后期研发完以后就做应用。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可能不是一个典型的环保公司,甚至说不是一个典型的商业化公司。那我们做的这些事情可能更像是有一些理想主义情怀的,想把一些知识分子的一些成果能够让他看到应用。所以所以这块包括我们成立智库,包括我们每一年去召开行业的会,我们每年可能召集大概五六位以上,最多时候有一次招了八位院士,美国中国一块来开会,然后我们有一次还组织过四大洲的科学家来开会,就最终来说对行业来提供一些技术发展的方向的参考,可能比我们做一些具体问题的解决可能热情还更足,包括我们去写书,我们的出版相关的水处理技术的一些书,包括参与整个有色行业的一个大的应用需求,动力电池的行业蓝皮书的编制,这个其实都是借助了这个公司很多行业反馈的信息工程力量来完成的工作。

  我们从前年开始启动了很多内部研发项目这块,其实我们每年内不准备做突破的技术,去年是吧,像今年差不多有两的十项这块有。小的我们认为是解决现实需求的,也有是改造整个产业链供应链的。比如像我们做的,我们想把整个镍钴稀土行业的萃取体系进行一个大的更新,让减少成本,提高效率的同时,还能够满足新的一个原料和产品的变化需求。包括我们在除油的这个应用,就是萃取完cod的应用。其实刚才说的这些东西,甚至你可以就可以不归的环保口,都属于是整个有色行业的生产的一个技术的改造,包括我们在座的电池的回收,动力电池的回收。这块其实都是我们目前比较关注,也投入了很多研发力量来解决问题。

  SMM:在环保领域,您觉得目前企业的产品/技术优势主要在哪里?

  林晓:这块优势可能第一个是我们的定位可能跟大部分公司不一样,我们跟合作单位的这个关系,我们更像是他们的一个研发的外囊,包括我们跟很多合作企业,最后把项目成果申报国家项目,去报一些奖项。包括我们去年跟合作的,像厦门钨业、像华友钴业,申报了大概五项,省部级奖这块最后也拿下了四个奖项。这块来说,我们可以给我们的合作企业,不光是他合同内需要的技术改造的内容,还可以帮他整个研发体系技术体系,提供一些我们作为来自研究单位的一些想法和建议,帮他们做全过程的污染控制,我们给企业提供的是全过程的技术支撑和服务。

  SMM:在产品/技术这一块,是否有设立什么标准?是公司标准还是行业标准?是否有上升到国家标准?

  林晓:我们企业标准在公司成立两年以后就已经全部完成,然后其中有四项已经转成了国家标准,两项已经发布了。所以也是希望把我们做过的东西,能够通过像标准、公开出版物这种形式共享给行业,然后帮助整个行业,不管是有色行业,环保行业,能够有一个提升,技术的提升,帮助行业的提高,我觉得这块就会有更多的一个需求会出来。

  SMM:近几年公司不断获得多种环保领域的奖项,公司的地位也在逐渐的提升,就目前取得的地位来看,将会为企业将来的发展带来哪些新的机遇和挑战?如何应对这样的机遇和挑战?

  林晓:这个我觉得第一个,我们的目标和给自己的定位就是要做科技创新的这样的一个引领者。某种情况下,我们不仅仅是环保,包括有色行业,我们要给我们的合作企业给行业带来一个这样的引领作用,我们之前取得的成果应该来说是给我们自己设定了一个底线的标准,我们是希望在以后在这个基础上能够更高的一个提高。包括后期也希望跟更多的企业,包括有色行业、环保行业展开一个更深层次的合作,以前我们可能是自己把技术产业化。现在就像您说的在行业里有一定的知名度以后,我们其实更多的希望把成果通过更便捷的一个渠道和形式分享给行业,比如说我们现在把很多原来工程设计项目,我们已经做成了标准化设备,换句话说,以前像传电脑我现在已经做成了标准的笔记本电脑,我们希望这些设备到了现场,不管是客户自己,还是说其他的环保公司能够即插即用的去解决他的一些问题,包括现在环保的形式越来越紧,很多环保的应急需求,其实也对这些需要提出的要求。就希望通过全方位的给环保、给有色做我们的一个基础支撑,也希望各个合作单位能给我们提要求,同时能够跟我们一块开展合作,来做一些推动。

  SMM:公司的企业文化是什么? 企业管理又是怎么做的?

  林晓:说到管理和企业文化这块,就是我们比较弱的一个话题,毕竟我们是研究出身。然后但是我们的理念就是希望这个公司能够做成一个科技创新的企业,不仅仅是一个工程公司。所以按照我们所里领导的话说,如果说环保行业或者说有色的清洁解决方案行业,要需要一个这样的企业,那可能我们的目标就是做一样这样的,所以说公司应该是介于一个工程公司和研究所之间。

  我们觉得这一点上,至少从研究所的气氛上,我们还是保持的比较好,公司更觉得像一个互联网公司,或者说像一个IT公司的感觉会更多一些,我们也希望给员工提供更多轻松和有利于创新的这样的一个环境,所以包括我们也组织大家,我们每年同事们都会就是整体会去国外,包括他们有出国游内部在国内包括拓展,他们会开展一些活动,这个搞研究的人,在保证工程进度和质量的同时,我们希望他们有一定的自由的思想。

  包括我们在内部项目的启动,也是希望大家在80%的时间内完成工作,把剩下的2%时间去做一些你认为对公司有需要对客户有价值的这样研发工作公司来做研发费,但是做完的成果产生的效益,我们希望员工能够看到自己的研发的这个转化的效果,所以我们也是希望可能别的公司全员销售,我们希望做全员研发,大概是这样的一个我们认为可能相对来说有点不一样的地方吧

  SMM:就您个人来看,您陪着公司一路发展进步,有什么样的感悟呢?

  林晓:以前做研究的时候,觉得做公司做产业化,可能做研究大家看起来更高大上一些,但实际上只有自己做了才知道。你要把一个成果能够变成一个应用成果。科技转化我们认为最大的瓶颈在于科技发明人本人。如果这个技术发明人和研发人员能够具有产业化的思维来做这个研究很多事情就很简单,但是改变人的思维,或者说你大量的这么多年的培训背景是很难的一个事。所以做完以后,我们是真心觉得不管是有色行业的各位同仁,还是说其他做环保的,还是做工程的,其实都挺不容易的。所以我们通过自己的这些实践,同时我们还觉得研发还可以跟更多的方方面面去去结合。我们觉得通过技术的这个植入和支撑,可以帮助很多行业到一个更高的高度。因为换句话说到了,目前劳动成本生产成本已经趋紧,已经是红海一片的时候,可能通过技术的创新和意志开拓一片蓝海,可以帮助更多国内的企业从优秀走向卓越。

(责任编辑:DF385)

水处理施工合同

需要污水处理的企业

污水处理硫化氢

韩陶反渗透水处理机

合肥市污水处理厂

联系我们
关注我们

微信号

13681302888